Home   Contact us   English / 繁体 / 日本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动态 》 实事新闻 实事新闻
胡锦涛:上合成员国要在核心问题加大相互支持

据央视新闻联播报道

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小范围会谈6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作为主席国元首主持会议。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塔姆巴耶夫、俄罗斯总统普京、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出席会议。   

推进四大重点领域合作   

胡锦涛在发言中指出,本次峰会上,我们要确定本组织未来十年发展方向和目标,凝聚共识,开拓进取,努力实现上海合作组织新发展,为各成员国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为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作出新的贡献。   

第一,我们要高举和平、和谐旗帜,努力建设和谐地区。全面深入落实《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增进成员国互信,加强相互支持,巩固内部团结。   

第二,我们要高举反恐、维稳旗帜,坚决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维护各成员国安全利益和发展利益。严厉打击“三股势力”,遏制毒品走私和跨国有组织犯罪。密切沟通和协调,就本地区及周边地区重大问题发出明确和协调一致的信号。在涉及主权、领土完整、国家安全、社会稳定、发展道路等核心利益问题上加大相互支持力度。   

第三,我们要高举合作、发展旗帜,努力实现共同繁荣。发挥互补优势,加强区域合作,全面推进金融、能源、粮食、交通四大重点领域合作。通过有效合作,提高成员国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增强抵御风险能力。   

第四,我们要高举开放、合作旗帜,努力扩大上海合作组织国际影响力。广泛宣传本组织倡导的“上海精神”和新安全观、新发展观、新合作观、新文明观,宣传世代友好和构建和谐地区理念。   

今日将举行大范围会谈   

上合组织北京峰会今天上午将举行大范围会谈。国家主席胡锦涛将迎接与会外方代表团团长,并出席大范围会谈。届时,央视综合频道、新闻频道、中文国际频道、英语、俄语等外语频道将现场直播。   

■ 合作   

上合成员国有望连通公路网   

据新华社电 在上合组织北京峰会举行之际,国家主席胡锦涛接受了上合组织成员国媒体联合书面采访,就上合组织发展等问题回答了提问。   

将完善应对威胁机制   

问:上合组织发展已进入第二个十年。当前,国际和地区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成员国将如何携手应对安全领域的威胁和挑战?   

答:当前,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地区热点问题此起彼伏,国际金融危机余波未平,本地区“三股势力”复趋活跃,贩毒和跨国有组织犯罪屡禁不止,给本地区安全和发展带来诸多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更要团结协作,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促进共同发展。   

北京峰会将完善《上海合作组织关于应对威胁本地区和平、安全与稳定事态的政治外交措施及机制条例》,批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2013年至2015年合作纲要》。   

交通运输将进行合作   

问:本次峰会期间,成员国将如何推进各领域友好合作?   

答:本次峰会的主要议题之一就是研究“进一步加强成员国友好合作的措施”。有关举措将写入本次峰会关于构建持久和平、共同繁荣地区的宣言和《上海合作组织中期发展战略规划》。   

交通运输是成员国合作的优先方向之一。目前,成员国正就签署《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进行协商。这一协定的签署将促进覆盖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公路网络的形成,有助于充分发挥本地区过境运输方面的巨大潜力,为商品、货物高效便捷流动和人民往来创造条件。   

■ 前瞻   

北京峰会预期三大亮点   

上合峰会召开前,外交部表示,中方期待此次峰会取得5方面成果,包括政治、安全、经济、人文和对外交往方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上海合作组织研究部副主任李自国就此对本报记者表示,此次北京峰会预期成果将有三大亮点。   

亮点1 发展规划   

此次峰会上,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将批准《上海合作组织中期发展战略规划》,这将确立未来优先合作方向。   

亮点2 对外合作   

此前,阿富汗申请上合组织观察员地位,土耳其申请上合组织对话伙伴国地位,此次峰会将对此做出审议。这不属于正式扩员,但是涉及到中亚问题的核心国家。   

阿富汗战略位置重要,涉及到中亚安全问题。北约撤军之后,美国可能不负责任地离开,也许会保留一定的利益,把塔利班等安全隐患甩给别人。对于上合组织来说,阿富汗问题无法回避,与其装作视而不见,不如去面对。   

亮点3 经济合作   

峰会上,成员国将研究成立上合组织项目合作融资保障机制问题,推动建立上合组织专门账户、开发银行。   

上合组织最初是以安全为主,逐渐向经济和人文领域过渡。合作牵涉到很多项目,但是没有钱,资金缺口比较大,有必要谋求多方渠道,探讨融资问题。不过有一个问题,既然是一个银行,就要求盈利,上合组织的银行如何规避风险,促进发展的同时保持银行的职能,这个度如何把握和拿捏?比如如何发放贷款,如何制定利息,上合成员国出资多少等都值得探讨。   

新京报记者 储信艳